要提倡用数字技术来推广普惠金融

2019-11-28 05:52

易纲同时表示,推广普惠金融需要实施有激励的货币政策,信贷政策和差异化的监管政策,如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政策、支农扶贫再贷款、存贷比、不良率等差异化监管指标等。不过,普惠金融需要考虑商业可持续、数字鸿沟等问题。

数字普惠早在7月24日刚刚结束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已经成为备受各界瞩目的热词。会议公报称,g20通过了由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gpfi)制定的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并鼓励各国在制定其更广泛的普惠金融计划时考虑这些原则,特别是数字普惠金融领域的计划。

易纲表示,普惠金融不能过度依赖财政的补贴和行政命令,主要应该发挥市场主体的力量,寻求商业上可持续的模式。第二个问题,要注意数字鸿沟问题,一些弱势群体缺乏数字技术的知识和技能,可能在金融数据化的时代,和主流社会的差距越来越大。

8月26日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在今天召开的2016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首度透露,将在下月举行的g20杭州峰会上提交《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拓展数字金融基础设施,提倡用数字技术来推广普惠金融。

扩展数字金融服务基础设施;采取尽责的数字金融措施保护消费者;重视消费者数字技术知识和金融知识的普及促进数字金融服务的客户身份识别;倡导利用数字技术推动普惠金融发展;平衡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中的创新与风险;构建恰当的数字普惠金融法律监管框架;监测数字普惠金融进展。

据了解,《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包含八项主要原则,66条行动建议,提倡用数字技术来推广普惠金融。央行副行长易纲表示,要提倡用数字技术来推广普惠金融,处理好在推广普惠金融过程中创新和风险的关系,构建适合于数字普惠金融的法律监管框架。第四条原则是拓展数字金融服务的基础设施。很多金融机构自己想做,但是做不了,必须要有中央银行和监管当局的介入,来建设基础设施。我们要重视消费者数字技术的知识和金融知识的普及,让大家都知道信息,知道风险在什么地方。

监管应保持一定的灵活性和适当性,要想提高监管的有效性,首先要实现分类监管。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昨日在普惠金融监管时表示,小微金融不等于对公益活动的低收入人群,不同于一般的商业性金融,正确处理履行社会责任、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关系。

普惠金融,简单说就是降低金融服务的门槛等,让更多人享受到更好的金融服务。在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央行副行长易纲透露,今年将出台《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并将在下月的g20杭州峰会上提交。通过之后,它将成为g20乃至全世界推广普惠金融的行动纲领。